BLOGas.lt
Sukurk savo BLOGą Kitas atsitiktinis BLOGas

Archyvas: Gruodis, 2016

靈魂深處的糾纏

2016-12-30

人生,終究是一場匆匆的旅行,仿佛昨日還在時光下翩翩起舞,感受彼此的心跳。如今月色朦朧,獨坐窗前。最痛,默契的人離散在光陰中;最傷,走不出那段繾綣纏綿的過往。有人說:愛的深,即使分開了,還會忍不住去聯系。隔著山水遙迢,還能感覺到她的氣息。很多時候,都有一些感動搖曳在時光中,風吹散neostrata 果酸了葉的容顏,片片落葉飄落在塵埃,葉的枯萎終是辜負了一場情深,不免會留下抹不去的傷痕。沒有完美的愛最終還是沒有辦法集中,漸漸地變得冷落。

歲月在不斷的變遷,我們只能用心去感受那份記憶,陌上紅塵,那些點點滴滴的溫暖,在我的靈魂深處靜靜地散發著幽香,隔著遙遠的距離,用最深情的眷戀溢滿著相思。我們不會再有任何的交集,我在城市這頭,而你卻在城市的那頭;我們有著各自的悲喜,各自的生活; 想想當初那麼艱難的做決定,決心不再聯系的過程,是有多麼的煎熬。那種苦澀的滋味,只有當事人才能體會過,給自己一個狠心的理由,心中就算是有無數個期盼的聲音,都假裝沒有聽過。

生命中有太多的遇見,只是有的人,記住了;有的人,卻忘了。不是因HKUE 呃人為對方出現的時機不多,而是對方不留你那份情的太多。感情,是兩個人共同的接觸,是。任時光荏苒,容顏老去,不曾相許,無需邀約。

一路走來,走過了春,又漫過了夏,秋已過,冬又來。每個人都會有一些要好的朋友,比如年少時,曾經跟小夥伴吵架鬧別扭,受了委屈,總會有人靜靜地傾聽你的訴說,幫擦掉你的眼淚,那個人是你的朋友。在青蔥歲月裏,初戀情人決絕轉身說分手,有了傷痛,總會有人慢慢幫你撫平,分享你的絕望,安慰你,鼓勵你,那個人也是你的朋友。

一路走來,我們會遇到很多這樣的朋友。可是,讓人難過的是,這樣的朋友到後來,並不是越攢越多,而是越來越少。有些朋友,走著走著就丟了,不是刻意的,也不是甘心的。在歲月中行走,總會因為這樣的事情,或那樣的事情,被擱置起來,被丟在歲月的深處。 除了朋友會走著走著就丟了,每個頸紋人都有親人,有著血濃於水的親情。這樣的親人不多,一輩子就那麼幾個,不能替補。親人也是一樣,走著走著就丟了,因為生病,因為意外,因為不可預知的天災人禍,然後是永遠地走了,這世上就再也沒有你最親的人了。這一路走來,確實很辛苦、很難過。

Rodyk draugams

遠方有我們最初的信仰

2016-12-22

人生在世,生來就有追求,就有夢想。可是,又有多少人為之努力奮鬥一生呢,如果打個比方來說,夢想就像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那麼攀登的旅途中必然少不了重重險阻,道道關卡。而觀其每一個想BB便秘去攀岩這座高山的人,剛開始無不滿懷雄心的昂揚鬥志,可是又有誰能堅持不懈的攀登到最後呢?答案嘛,肯定是少之又少!

這是為什麼呢?就讓我來談談自己的理解吧。我們身處一個複雜的社會,無論你是北漂一族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還是領著高薪各種待遇的白領一族,亦或是奮戰在生產一線的大眾員工,我只想說:其實我們都一樣!更應該準確點來說,我們的起點都一樣,我們都處在同一水平線,只是為何得到的結果卻大不相同,這時候你們就會想:咦,到底我們輸在哪里了,哪點不如人家了?

起點都一樣,得到的結果卻不同,那麼就是這個得到結果之前的階段了過程。俗話說的好,沒有夢想的人生是不完美的人生!然而輕易把這句話整天掛嘴上的人兒,你努力了嗎?你究竟為之付出多少血與汗?你能耐得了人生的寂寞堅持一年如一日的不懈追求嗎?我們不能,那麼我們就輸在這了,所以當你在羡慕別靜脈曲張手術人的前途一片光明而埋怨自己的時候,請摸摸自己的心,聽聽自己內心的想法,冷靜下來思考,也許你就會釋然了。

夢想,就是用來吹牛逼用的!是啊,說出這句話的人並不可笑,可是達不到追求夢想的高度,就可笑多了,我只能說,你的人生未免過得太悲催了。既然說出了就一定做得到嗎?其實也不全然是這樣認可的,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我們活著便是要擁有一個夢想,這個夢想可是無限大也可以無窮小,因為它是支撐著我們為明天努力奮鬥,早日過上好生活的精神支柱。但是夢想也有它天方夜譚的時候,所以我們也得認清局勢,量力而為!

現在,你們還會覺得為不如人家而心生妒忌,為自己的前途暗淡無光而感到希望渺茫,為自己所處環境而有所憋屈嗎?不是我們沒夢想,因為我們都一樣;不是我們沒努力,只是不堅持到底;不是我們不血管瘤手術幸福,只是我們失去了它卻沒重新把他尋回來。

夢想遙不可及,就像藍天上高高懸掛的太陽,放射出的光芒啊,那麼的耀眼奪人,看得到卻捉不著,但是我們可以做藍天下的一只只小鳥,自由自在地翱翔,沐浴著陽光的洗禮,追尋飛往遠方,因為在那裏!

Rodyk draugams

那一秒永恒成了永遠

2016-12-01

如若,有一天,在你不經意的轉身裡,

如見,有一天,在你一笑拈花的指尖,

如見,有一天,在你溫柔低低的剎那裡,

如若,有一天,在你輕推蘭窗的那刻裡……

我就在你的面前,就在那一秒的時光裡。

這永恆的一秒時間,我就在你的面前,是載著經年的風塵,水轉山轉牛熊證轉佛塔轉了悠長,悠長的一往深情,來到了你的面前,你,會否,讓心湖的那朵暗蓮花,綻開成一朵驚艷!

那一秒,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有一秒的時光,是美好著的,因為相遇了,偶然的……我的回頭,你的轉身,彼此對望成風景,緘默了言語,抑或是羞澀,抑或是歡喜,那一秒,是否,會在你的心頭渲染成青絲綢帕上的行草墨跡?

拈一朵素馨的花,共你於萬葉秋聲聲,閱秋,賞秋,遊歷於山野千里,可好?

秋已向晚,我的小巷,你的寒窗,窈窕淑女,在水一方……

在秋花滴落如雨的季節,與你相遇,是很好的,因為你的樣子,成了這個楊海成季節的最清淺留白。

大雁來歸,深秋的柳絮已飛……

我想念你,有點薄薄!

因為,羞澀的臉,溫柔的唱,蘭葉的窗,都被你的簾子遮住了……

我出生在一片荒野中,那裡鳥語花香,空氣清爽,但唯獨沒有人來過這裡沒人知道我的存在,我也沒有任何的煩惱,每天都無憂無慮。

直到有一天,一場暴風雨來臨,我被淹沒的洪水無情的帶到另一個環境。

這裡是一個旅遊區,每天都有不少人來往,洪水則被我而品牌維護與管理衝到路中間,我就這樣躺在那裡,有不知多少旅行者的腳在我旁邊走過,從我身上跨過。

Rodyk draugams